围观就是力量:一张老照片的故事


这是一张珍藏在美国国家博物馆(史密森尼博物院)的老照片,记载了八国联军1900年8月14日攻入北京城的历史瞬间。这张照片显示,联军正在顺外城的下水道攻入城内。让人惊讶的是,当他们爬上岸时,京城百姓居然齐齐站在河沿,作围观状。这张照片最近在网上流传,引起纷纷议论。

按照今上的解释,八国联军打进京城,应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才是,京城百姓起码应该和慈禧太后一样四散逃亡躲避战火。然而我们从照片中,却没有看到百姓表现出害怕的样子,而是袖着手,抻着脖,平静地围观,仿佛希望眼睁睁看着天朝垮掉——就差跳着脚叫好了。

煌煌京畿被洋人攻陷,皇城根下的子民不说跟洋人死磕,至少要比划一下,真的假的表示效忠天朝,怎地却摆出一副与己无关的看热闹神态?这显然不是摆拍,而是真实的历史记录——京城百姓并不爱大清。

1900年(农历庚子年),八国联军以军事行动侵入中国,此事件最后以大清王朝战败,联军占领首都北京、清廷政府逃往陕西西安,谈和后清朝付出白银4.5亿为终。据说这是大清国的奇耻大辱。

据史料记载,从天津进至北京的部队其实只有七国(德国只为象征式的掌旗兵),不到2万人,分别为:日军8000人,俄军4800人,英军(主要为锡克兵)3000人,美军2100人,法军800人,奥军50人,意军53人。而当时沿途的清兵和义和拳民估计有15万之多,加上京畿卫戍部队,不下20万之众。朝廷和洋兵的比例悬殊到10:1。

就装备和军事态势上看,洋兵有的滑膛枪,清兵一样不缺;洋兵的重武器比如点药捻子的火炮,还不如守城的清兵多;洋兵瞎子摸黑长途跋涉,时值8月,气候炎热而潮湿,加上沿途浓密的玉米地形成天然屏障,为洋兵进军增添了种种困难;清兵则本土作战以逸待劳,还有山东、河北以及京畿无数拳民助战。

对清兵战力的分析,联军并不敢低估,因为很明显,战场局势绝对有利于大清国。德军在北京陷落之后两个月才到达中国,当时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在7月2日发布的命令中说:“你们知道,你们面对一个狡猾的、勇敢的、武备良好的和残忍的敌人。假如你们遇到他,记住:不要同情他,不要接收战俘。”显然,他们做好了打恶仗的准备。

出乎意料的是,8月4日,联军向北京进逼,沿途并没有遇到真正有力的抵抗。

8 月14日凌晨,联军来到北京城外向北京发起总攻。俄军攻东直门,日军攻朝阳门,美军攻东便门。俄军与日军面对的城墙较高,且遭遇的抵抗较强,各自阵亡了约 100人左右。而美军进攻的东便门城墙较低,离清军的火力较远。上午11时,美军决定用梯子从城墙角边爬上,第九步兵队一些人带着星条旗爬上城墙,是最先攻入外城的军队。虽然美军先攻入北京外城,但被清兵的炮火压制,难以前进。英军中午始达北京,攻广渠门,至下午2时许攻入。晚上9时,俄、日军各自由东直、朝阳破门而入。

8月15日,各路洋兵逐步攻占了北京各城门,随即与清兵在京城各处展开巷战。是日,慈禧将珍妃投井溺毙,带着光绪小皇帝仓皇逃奔怀来,然后一路狂奔到太原、西安。

8月16日晚,联军已经基本上占领北京全城。

这张照片,就是当时攻占北京城的场面,作战地点应该在广渠门一带。广渠门是北京外城城墙东侧的唯一一座城门,曾称大通桥门,又称沙窝门。此地属于市郊,人烟稀少,城内住人,城外是一片乱坟岗子。不同于其他四九城的是,广渠门一带城防力量薄弱,城管也不管用,通向城外的那条河成了垃圾倾倒场所。洋兵打仗时,出了奇兵,顺着下水道和垃圾堆成的斜坡爬了上来,2个小时解决战斗——几乎可以肯定,爬下水道绝对有人带路。

此时清兵逃了个精光,留下了穿布衣长衫的百姓,也留下了这张真实的围观照片。

过去老说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现在查证,GDP全球老大,怎叫落后?倒是“围观就要挨打”。民心不可违呀,貌似强大的,一瞬间就垮得一塌糊涂。

历史是一面镜子。忽然就想起了当今的一句名言:围观就是力量。

发表您的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