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期的噩梦

2011年可算给自己一个交代,跳出来,不继续搀和政府机关那些又臭又长的破事儿。
给人行做点东西,真是不堪回首。一个破需求,你踢过来我踢过去,为啥中国男足不争气,高手全TMD在这里;一个破软件,这个部门要改那个相关部门也要改,改完大领导不同意,又改回来;结丁把点尾款,这个司长出国了,那个处长调任了~~
最离谱的是一项目,从立项到最后结到尾款,主管领导换了四茬,历时3年。软件都快接近完全重写了,开发人员春节都全加班,领导还能丢给你一句冰冷的“工作不饱满”。CNDY,爷不伺候了!
出来这几个月,好好调整了一下,失眠少多了。虽说以往各种要求参会的邀请电话还是不断,但也比不上原单位经理够厚皮厚脸~~
我都离职快10个月还能舔着脸问系统维护、数据操作的问题。都是混技术的,别丢人好吧。

当年临时拼凑起来的4人开发小组,如今还剩一人留任~
当年一起抓系统集成BUG的设备组新人,现在已经是提到金管中心副处。
给银监会新大楼调试完设备,没多久一大帮人行官员走马上任银监会,升职加薪。

想当年我也不是那么肥滴!2009年入模后,基本没了体育运动~~ 还花钱不少,一直肥到现在。

春节长假好无聊,回家机票又订的是22号。纯爷们打发时间的方式是,一个人吃完饭去看电影《喜洋洋与灰太狼4》,没吐!靠的是坚持和勇敢。

曾经多糟的生活都过来了,眼前都是浮云~~~ 看这种电影也不能再磨练我的人生意志。一会儿回去看朝鲜电视台的悲情情景剧,内容是一坨注水猪肉怕被愤怒的群众撕裂,所以用防弹玻璃罩住。

发表您的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code